注册忘记密码
广东论坛
广东论坛 
 广东驴友联盟-约你玩转广东
广州日报每日闲情>>>
杜绝不良信息,要求所有用户实名制>>>本站手机客户端APP广东论坛文爱社区
广州日报鑫得宝您身边的理财专家净水机温度低于0摄氏度,请注意防冻! 
查看: 4334|回复: 54
收起左侧

[小说专区] 悍妻王妃:柔情王爷

[复制链接]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发表于 2018-10-4 11:01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1.
暗影岛的冬日,雪穿透冷灰色的云层,纷纷扬扬,扫过茫茫的冷杉树,铺天盖地而来。
  广袤苍凉的天地间,苍白一片,只有点缀的血色,平添上了惊艳的色彩。
  岛屿前方,五个大小不一的孩童跪在地上,红色的血顺着他们手中的利器,一点点滑落,染进白雪,散出浓郁的血腥味。
  他们已经跪了很久,只为了等待今日上岛的主人,能够带他们其中一个离开。
  从踏入暗影岛的那天起,他们没有了名字没有了过往,只为修炼成一把最锋利最听话的刀。三百六十个素不相识的孩童,经历的五年的筛选磨砺,到了今日的决斗,三十个精英互相残杀,最后独独剩下了他们五个人,占据了仅剩的名额。
  “哗……”
  岛屿前方的海岸,传来船只靠岸的声音。五个人低着头,身体因为刚才的杀伐喘的厉害,身体却不敢移动分毫。
  雪影半跪在地上,立于地面的剑刃,撑着她摇摇欲坠的身子。
  五个人中,她身形最为弱小,更有一道恐怖的伤痕,从胸膛剥开,刺透了肺腑。她小心地喘息着,感觉胸膛里扩张的肺叶,被寒风一阵阵灌入,疼得她几乎要是去知觉昏死过去。敏锐的耳力,因为被鲜血浸泡,让她失去了往常的判断,直到一双金线的祥云黑色长靴烙进白雪,停在了她的面前,她才后知后觉的抬起头来。
  目光上移,才看到那个人的衣袍,“嘭!”长靴猝不及防的踹了过来,直接踢得她倒飞出去。
  疼痛使得她天旋地转,倒地的瞬间,纯洁无瑕的白色便被她的血迹染成了血红。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4 20:50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五个人中,她身形最为弱小,更有一道恐怖的伤痕,从胸膛剥开,刺透了肺腑。她小心地喘息着,感觉胸膛里扩张的肺叶,被寒风一阵阵灌入,疼得她几乎要是去知觉昏死过去。敏锐的耳力,因为被鲜血浸泡,让她失去了往常的判断,直到一双金线的祥云黑色长靴烙进白雪,停在了她的面前,她才后知后觉的抬起头来。
  目光上移,才看到那个人的衣袍,“嘭!”长靴猝不及防的踹了过来,直接踢得她倒飞出去。
  疼痛使得她天旋地转,倒地的瞬间,纯洁无瑕的白色便被她的血迹染成了血红。
  “这样的废物还能支撑到现在,倒是命大,”冷笑声中,动手的人扭头,扫了眼身后不发一言的少年,“三弟,今日可是给你挑选贴身暗卫的大日子,不过在为兄看来,似乎只有这只半死不活的蝼蚁,更衬你的身份。”
  少年抬头,看着那双眼中毫不掩饰的戏谑,木讷地点了点头,“父皇让二哥替小弟把关,二哥选的自然是最好的。”
  歪歪斜斜的踩过厚重的白雪,他往前踏了几步,伸出手,停在了雪影的跟前,“你愿意跟我走吗?”
  风雪越来越大,几乎将这抹稚气未脱的声音散在空气中。
  肺在燃烧,疼的雪影每一次呼吸都仿佛灼烧般刺痛,眼前的一切更加模糊起来,一片片旋转的雪花都仿佛变成了活物。她感觉自己已经活不过今日,耳边开始浮动起嘻嘻哈哈鬼魅般的狞笑声。
  她艰难的再度抬头,模糊间就看到一个不过十一二岁的少年,那只伸出来的手掌,精雕玉琢般无瑕,仿若泛着白色的微光,与天地交融在了一起。
  她突然就好像看到了救世的神灵,被血液模糊的眼睛,闪过晶亮的光芒。她大力的撑起身子,想要伸手去抓住那只手掌。然而支撑身体的胳膊,疼得她眼前一阵阵发黑。只一转眼,重新跌回了厚重的白雪之中。
  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5 08:56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


3.雪影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,醒来的时候,映入眼帘的,是墙面上悬挂的一副墨色山水。白峰山顶,画中的世界都被白雪覆盖,然而酷寒之中,那条穿山而过的河流,却依旧奔腾不息。  她隐隐感觉这幅画有什么不同,想要细看的时候,一抹温润的声音,仿若冬日春水,滴进了心田。
  “你醒了?”
  她想要转头,可是脖子痛的仿佛折断了一般。卯足了力气撇过眼睛,入目的便是一张粉雕玉琢的面容。肌肤若白玉隐隐透明,眉眼舒朗,就像暗影岛的黑暗中,天空悬挂的月光,清幽皎洁,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。
  “喂,你不会是哑巴吧?”
  我不是……雪影动了动嘴,然而喉咙里只能发出枯涩难听的单音。她这时才反应过来,受伤太重似伤了嗓子。
  见她不回话,少年伸出食指,圆润的甲盖学着刀剑的弧度,威胁似地割过她的脖颈,“不会说话似乎更不错,以后你就叫缄默了,是我的贴身暗卫。”
  雪影从他的举止穿着,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。
  她慢慢眨了下眼睛,从此她就是独属于他一个人的缄默。
  皇宫高墙深院,并不是所有人都羡慕的荣华富贵。
  “缄默!”
  乌黑的房间,只有窗外的月光淡淡撒入。
  她从屋外掠入房间,半跪下身子,衣衫在地上摩挲的声音,昭示了她的到来。
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5 08:56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4.
 乌黑的房间,只有窗外的月光淡淡撒入。
  她从屋外掠入房间,半跪下身子,衣衫在地上摩挲的声音,昭示了她的到来。
  “把那个脏东西给我处理了!别让我再看到她一眼!”近乎疯狂的声音下,教习嬷嬷从他的嘴里,嫌恶到用脏东西来形容。
  缄默略抬起头,就看到月光下,少年的面色苍白近乎病态,黑暗投来的阴影,将他周身笼上了一层惊人的阴郁。
  缄默没有问白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点头抱拳,离开,轻功被她驾驭的出神入化,仿若天边飘过的一片白雪。
  第二天,三皇子的教习嬷嬷死了,鲜血染了大半的墙壁,惊恐的表情似见了厉鬼,吓得周围的人噤若寒蝉,以为真的是恶鬼前来复仇。
  剑出鞘,不见血,不回鞘。
  少年是阳光下的光明,她就是黑暗中蛰伏的厉鬼,一明一暗彼此依偎着内心的执着。
  三皇子成靖远,从小不受宠,明明是先皇后的孩子,却因为生母去世的早,被后来居上的贵妃夺了帝王之爱,从此将所有怨恨,发泄在了这个没人眷顾的孩子身上。
  二皇子带人来兴师问罪,但凡宫里死了猫狗少了人,所有的罪责都栽赃在成靖远的身上,更何况如今死了的,可是三皇子的教习嬷嬷。
  缄默被送回来的时候,气若游丝,浑身上下皮开肉绽,已然丢了半条性命。
  成靖远心疼的帮她解开衣衫,小心地涂抹着金疮药,“缄默,这次我们能够离开皇宫了。”
  缄默静静看着他,心里知道,那个嬷嬷是贵妃的亲眷,总沾了点血缘关系。这次对方死相凄惨,不论凶手究竟是谁,都会折辱在成靖远的身上。
  


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5 14:15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5】 塞外的狂沙,乱了方向,如同劈天盖地砸下来的冰雹,疯了一般撞击在帐篷上。
  昏暗的煤油灯下,成靖远手里捧着厚厚的竹简。即使被劣质的烛烟熏的眼睛疼,也没有挪动半分的意思。
  缄默守在他的身边,永远像一个沉默的影子,安静又令人心安。
  他们二人被驱逐出了皇城,扔在了战乱频繁的塞外。因为当朝皇帝沉迷酒色,听信宦官,曾经国运昌隆的大城王朝,早已不似从前安稳。
  脱离了皇城,成靖远几乎疯了一般不分昼夜的研读书简,就好像要将曾经所有荒废的时间全都重新抓回来。
  夜深人静,一双手轻轻覆在了他的眼睛上。
  成靖远顿住动作,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,“已经很晚了吗?”
  身后人轻轻点头,手掌未等落下,便被成靖远攥在了手里,“缄默,终有一天我们会回去!我要让当初欺辱我们的人,付出代价!”
  缄默转身站到桌前,烛光里的光芒点亮她的眼眸,像升起的希翼。成靖远看着她的模样,只觉那一眼透进心里,让他忍不住起身将其搂进了怀中。
  


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5 18:18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6.【6】外面的风很急,两个人的身躯紧紧偎依,成了        荒漠之中,最暖人的陪伴。  在缄默的心里,成靖远是她的主人,更是生命垂危之中,救她于水火中的神灵。她是一只无声的飞蛾,紧紧贴在给予温暖的灯火上,烫了身躯,暖了心底,从此再也挣脱不开。
  春去冬来,恶劣的塞外,让那张曾经粉雕玉器的面容,磨砺上了岁月的坚忍与沉稳。
  “第一千二百零一次暗杀,缄默,他们慌了,”成靖远看着眼前身首异处的尸体,一双冰泉似的眼眸,褪去青涩,取而代之的是凌冽干脆的杀戮。
  在缄默的眼中,他们二人相依为命,早已融成了一条劈不开的魂魄。她以为他们一样,冷了情断了心,这一世都会彼此互相取暖。
  可是那一天,她第一次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了一展笑颜。那一笑,鸳衾漫展,浪翻红绉,说不出的绝代风华。瞬间烫进她的心底,在里面烙印下了磨不去的痕迹。
  “缄默,她竟然还记得我!”手中的信件上,写了满满四页的字。娟秀的字体,勾勒着独有的魅力。
  缄默看着举在眼前的纸张,眉头微微拧在一起。
  注意到她的表情,成靖远宠溺地笑了起来,“没关系的缄默,看不懂我可以念给你听。你是我手中永世的利刃,我是你便是你的百科全书。一文一武,相得益彰。”
  缄默笑了起来,只是她不知道,她的文没有可以取代


而他的武却并非她不可。
  “主子,京城那边已经按捺不住,要不要属下先将近处的危险……”扮成信使的杀手,手刃抹过脖子,做了一个杀戮的动作。
  成靖远站在高处,看着远处升起的黄烟,冷声笑了起来,“这些年她扮好了一条狗,等到回了京城,再收拾也不迟。”
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6 12:18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缄默巡视回来的时候,遥遥看到就成靖远顶着烈日,站在山隘的高岩。金光镀在他的身上,写满威严的肃穆。
  几步轻功跃来,就看到不远处绝尘而去的快马,她知道,是京城那边来信了。
  “想知道消息?”见她目光久久不曾回来,成靖远随意问了一句。只是眼底,却凝结着令人不易察觉的冰霜。
  缄默重重点了点头,京城风声越来越紧,这些年他们在西北蛰伏,她应对暗杀,而成靖远则拉拢势力,终究在塞外撑起了独有的天地。
  “快了,我们快回去了,”成靖远细眯起眼睛,“三日后,我要去西北榕城。你随我一起吧。”
  缄默并不知道,这一次看似简单的旅途,终究将他们二人的关系,推向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境地。
  荒原雪夜,此起彼伏的惨叫声,血液在地面汇成了溪流。
  手中的剑刃,出现一道道细碎的痕迹。缄默拼了命地挡在成靖远的身前,她杀的人越多,体内的血液越沸腾。已经到了今天这个地步,她不容许身后的人有事!
  成靖远站在她的身后,幽深的眸子里却没有丝毫慌乱。他就像这场闹剧的旁观者,至始至终没有半分反应。
  “嗞啦……”
  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6 14:18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体力不支的情况下,缄默身上的血口越来越多。她边退边护着成靖远,可是一人之力终究抵不过面前的豺狼虎豹。
  突然身后传来冷冷的嘲笑声,“这不就是你愿意看到的吗?缄默,永别了……”
  身后一道厉风,缄默惊愕地回头,才发现他们不知何时已经退到一处悬崖边上。成靖远就那么静静地望着她,身影坠入了山崖。
  不。
  根本没有留意对方先前所说的话,缄默几乎条件反射性地跳了下去。
  狂风如同刀刃,切在她的脸上。破裂的伤口上,鲜血如同断了线的珠子,顺着风向上飘着。
  悬崖之上,追击的人并不想轻易放弃。夹杂了劲风的弩箭,突破空气,锋刃般向下卷来。
  成靖远胸口一痛,眼前的景色瞬间模糊了下来。
  缄默费力挥着手中的剑刃,肩胛背脊皆被乱箭穿透。身体很疼,却及不得当年在暗影岛的疼。
  成靖远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,就发现身处在一处山洞之中。身上的伤口已经被人处理,隐隐约约间有淡淡的草药味充斥鼻腔。
  身侧传来温暖的气息,成靖远扭头,就看到不着寸缕的缄默,躺在身侧。那只常年持剑的手,正搭在他的胯间。
  成靖远苦笑,眼眸中写满痛楚,“缄默,今日的行程,我只告诉了你一人。缄默,我恨你!”
  湿热温暖的气息,疯了一般汲取着口中的温暖。缄默痛苦的闷哼一声,一道柔软的暖流趁机窜入口中。那种感觉很舒服,搅的她大脑浑浑噩噩的发昏,眼前的景色重叠清晰,最后凝聚成了成靖远的模样。
  她来不及惊讶,对方的唇轻舔舐过她的耳垂,“若不是投怀送抱,我都忘了,缄默也是个大姑娘了……”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6 18:11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炙热的温度烫过脖颈,缄默微缩了脖子,就听到身边人漾起的笑声。
  成靖远俯身,唇瓣再度吮住她的娇红。游走的双手,仿若在她的身上点燃了烈火,让她顿时不知道该逃向何处。
  慌乱之中,她抬眸就对上了那双深邃的眼睛。深不见底的眸光,似隐藏着某种东西。她察觉到一丝丝,却又如何都看不透彻。
  成靖远并不给她继续深究的机会,大掌触及她的腿间,惹得她禁不住张开了唇,理智顷刻间被搅成了一团。
  她的身体,随着他热烫的动作,肆意翻腾,渐渐开始回应起对方的渴望。心底升起了古怪的感觉,就好像她才是主动的那个人,恨不得将所有的温暖据为己有。
  下一秒,她倏地瞪大了眼睛,感觉身体里的最后一道防线被彻底击碎。强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哭了起来,那颗冰封的心,跟着被撞破,散了一地芳华。
  “不疼,乖……”
  成靖远染了情欲的声音,如同惑人的妖精,让她的欲望跟着浮浮沉沉,最后彻底融在了一起。
  两人碰触的火花,就好像无止境燃烧的燎原,不知道过了多久,缄默疲惫的身躯再也支撑不住,昏迷过去的时候,朦胧中她看到成靖远凑到跟前,一双眉眼中压抑着痛楚。
  “缄默,永远陪着我好不好……”
  她张了张嘴,常年不说话的嗓子,彻底失了声。眼角挂着泪痕,重重点了点头。
  





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7 08:29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10】深夜风起,崖底旋起的狂风吹乱了成靖远的长发。他静默地看着天空中悬挂的明月,几乎没有丝毫犹豫,便将藏匿在袖中的竹管拿了出来。
  黄烟升起,星火点亮了夜空的一角。
  缄默恢复意识的时候,人已经在颠簸的马车上。
  撑起酸痛的身子,她注意到身上留下的道道青紫痕迹。一颗心似被下了蛊,开始有了生机的跳动,原来昨夜发生的所有,并不是一场虚无缥缈的梦……
  缄默不是娇生惯养的闺阁小姐,利索穿了衣衫,撩开车帘入目的是棵棵高耸入云的榕树,冠幅广展的碧绿,挡了天空刺目的阳光。
  看着前方骑马而行的成靖远,缄默心中划过温热的暖流。她没有多问为何会出现在这里,他们又是怎么出的崖底,在她的心里,只要有成靖远在,天下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。
  百里之外,一只通体雪白的鹞鹰滑翔天际,带着塞外来的消息飞向了西北榕城。
  朝廷无声的战火,还未燎烧到这片由镇国将军驻守的城池。
  数日的急奔后,道路两边的树林越来越密集,榕树硕大紧实的叶片,层层堆叠,在向他们无声诉说着目的地将要到达的消息。
  天亮的很慢





夜晚的黑仿佛长的没有尽头。
  车队行进中,缄默在茫茫夜色,撩开车帘盯着外面的树影婆娑。
  呼……
  凉风吹拂,眼角余光忽地撇到树林之中不正常的黑影。
  凝神看去,“咔嚓!”清脆的声响蓦地从车厢底部传来,一道骇长的寒光劈裂车底,直接将车厢拦腰截断。
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