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忘记密码
广东论坛
广东论坛 
 广东驴友联盟-约你玩转广东
广州日报每日闲情>>>
杜绝不良信息,要求所有用户实名制>>>本站手机客户端APP广东论坛文爱社区
广州日报鑫得宝您身边的理财专家净水机温度低于0摄氏度,请注意防冻! 
查看: 2769|回复: 41
收起左侧

[仙侠幻情] 好奇心不只是害死猫,还能害死那些无畏的人,万物皆有灵,要怀有敬畏之心!!

[复制链接]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发表于 2018-10-11 08:27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【1】
  收到家里的来信,我沉默了良久。
  谢小梅的样子浮现在眼前,一周前她来县城,我们还见了一面。没想到短短一周的时间,她竟然就死了。
  我叫董鹏,初中毕业之后就离家打工,在镇上一家拉面馆当学徒,现在已经是大工了。虽然离家不过一百来公里,可我很少回家,太忙了。
  谢小梅自小跟我一起长大,是邻居又是同学,大家感情很好。她高中毕业之后去了省城纺织厂工作,前两天放假回家,特意在县城逗留半天来见我。
  大家聊起好多小时候的事情,还说让我找时间回去一趟,儿时的伙伴一起聚聚。
  我拿着信去找老板,说明了情况,老板还记得那爱笑的谢小梅,听说此噩耗也是很惋惜,痛快的答应给我几天假,让我回去。
  简单收拾了一下我就上了回村最后一班的客车,不知道老天是不是可怜如此年轻就死了的谢小梅,天一直都阴沉着,好像要下雨的样子。
  车上的人很少,除了司机之外,加上我才三个人,另外两个人昏昏沉沉的。
  我也感觉心里憋闷,头倚着窗户看着外边发呆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昏暗快要黑下来的关系,这条回家的路感觉有点陌生。
  一路上路过的站口一个上下车的都没有,只有在快到我们家上河口村前的金山站车子停下,有个人下车,又上来一个老头。
  我一瞧,这不是我们村东头的老王二大爷吗!
  “二大爷,您老这是上哪去了,这边坐。”看到了乡亲,我这心情也好了不少。
  正下车的那人回过头,奇怪得看了我一眼。


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1 08:28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2】车子另外一个乘客扫了一圈车子,然后同样奇怪的看着我,见我看他,他立马低下头去。
  司机从后车镜里也在偷偷的看着我,奇奇怪怪的。
  二大爷打量了我半天,认出我来,哈哈大笑:“这不是老董家的大鹏吗,这多好几年没见你这娃子了,听说你在镇上都当大工了,怎么今天有空回来?”
  我叹口气,又想到了谢小梅:“小梅死了,我们是同学还一起长得,怎么也要回来送她最后一程。”
  见我心情不好,二大爷也叹气:“哎,小梅这女娃子命真不好。她啊,哎!”
  一开始,我还以为二大爷也是心疼小梅年纪轻轻就死了,可是又发现二大爷好像欲言又止的,难道小梅的死还有什么内情?
  “二大爷,您老别话说一半啊,小梅到底怎么死的,一周前我还跟她见面,好端端的啊?”我看着二大爷,想不明白小梅到底因为什么死的,家里的信上也没说。
  二大爷左右看了一下,好像很怕人听见的样子,压低了声音说:“小梅啊,死在了小孤山的后山。”
  “什么?”我惊讶的大叫,司机跟另外那个乘客全都皱眉看着我,我赶紧低头:“小孤山后山那里从来没人去,那可是通往……”
  我没有说下去,因为整个小河口村的人都知道小孤山通往哪里,而那里怪事不少,传说也不少。
  “谁说不是,小梅肯定是被鬼迷住了,是被鬼害死的。”说到鬼字的时候,二大爷表情怪怪的,脸色很苍白。
  我笑了,只是笑的很不自然:“二大爷您老别开玩笑了,那些传说都是吓唬小孩子的,这世上哪里有鬼啊!”
  我笑的很尴尬,身上却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哆嗦。
  谁知道,二大爷转过头瞪着我,很严肃的口吻对我说:“鹏娃子这话可不能乱说,这个世上有鬼的!”
  他说的斩钉截铁,一时间我倒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了。


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1 09:46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3】半响,我才干咳两声:“二大爷见过鬼?”
  他说的这样坚决,表情也不像是开玩笑。谁知道我这么说,他反而只是笑,笑的很古怪。
  到了小河口村,我跟二大爷下车,而车上那个乘客竟然没有下车。小河口村就是终点站了,他也不是我们村子的,我没有见过他。
  我跟二大爷刚下车,客车掉头就走了,开的速度很快。
  “真是奇怪。”我嘀咕了一句。
  二大爷望着远去的客车,重复了一句我说的话。
  天已经彻底暗下来了,到村子还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呢,我对二大爷说:“二大爷,我们快点走吧,不然得半夜到家。”
  “没事,我开了三蹦子停在不远处才坐车出去的,走,二大爷载你回去。”二大爷虽然年纪不小了,而身体还很硬朗。
  “这感情好啊,走。”有车子坐,总好过自己抹黑走山路。
  一路上跟二大爷闲聊,也不觉得无聊,时间过去的也快。
  二大爷与我家一个在村东,一个在村西,在岔路口的时候二大爷停下来了:“鹏娃子,你在这下车走走几步就到了,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。”
  从岔路口往家走,慢点十几分钟也到了,我就拿着包跳下车:“好的二大爷,等忙完我去您家看你。”
  下了车,二大爷发动三蹦子走了,看他消失在黑夜里,我转身往家走。
  走了没多久就看到远处一家灯火通明,院子里人来人往,那里就是谢小梅的家。而我家就在她家的旁边,也亮着灯。
  “爸妈,老弟,我回来了。”我冲着院子喊道。
  很快内屋就有人出来,是我老弟董飞:“哥,你回来啦。”一边说一边开门。
  这小子又长高了不少,此时我爸妈也都走了出来,迎我进门大家寒暄起来。
  “你是为了谢小梅的事情回来的吧?”我爸叹口气,说道。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1 09:47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4】 说到谢小梅,整个村子的人都觉得很惋惜,多好的姑娘:“是啊,想回来送她一程。”
  “嗯,你们是同学还是邻居,一小长大应该送送,一会跟小飞去上柱香拜祭一下吧。”我母亲眼睛泛红的说道。
  我点点头,准备跟小飞去谢小梅家,母亲却拉住了我:“这么晚了,你是不是没吃饭,吃了饭再过去吧?”
  “妈要不说,我还真没觉得,真的有点饿了。要不是村东王大爷载我,恐怕现在我还在赶路呢!”我笑着说道。
  正准备去热饭的母亲,抽烟的父亲,还有看着我的弟弟全都怔住了。
  小飞奇怪的看着我,声音有些颤抖的问我:“哪个,哪个二大爷啊?”
  我拍了他脑袋一把,笑骂:“你说哪个二大爷,就是住在村东头的老王家二大爷啊。”
  此话一出,父亲手上夹着的烟都掉在了桌子上,母亲吸了一口气倚在了门框上。
  “哥,你说你真的见到老王家二大爷了?”小飞死死的盯着我,盯得我有些心里发毛。
  我也感觉到不对劲了,好像这里边有什么事情。
  “怎么了,有什么不对吗?”
  我父亲没说话,我母亲则焦急的冲出房间,不多时拿出一些冥纸拉着我就要往外走。
  “妈,你这是干什么?”我一头的雾水,家里人今天也太奇怪了。
  小飞急促的说道:“哥,你好久没回家不知道,那村东头的王家二大爷上个月就去世了,怎么可能还载你回来。”
  “什么?”我长大了嘴巴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  不可能,这绝对不可能,我们一同坐车不说,一路上还有说有笑的,他明明就是活生生的二大爷,我怎么可能记错。
  而且如果不是,我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到家。
  “哥,这种事情还能瞎说吗,你该不会是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老弟就被我爸的声音打断了。
  “先别说了,跟你妈去十字路口烧点纸念叨念叨去。”
  父亲这么说了,我也只好被母亲拉着往外走。
  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1 11:32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5】我,母亲,老弟三个人来到村子河边的十字路口。
  母亲点燃了冥纸,念叨着:“他二大爷,知道您老人家喜欢我家鹏娃子,可您老人家已经去世,还请您不要找我家鹏娃子,这里给您烧纸了。”
  我还在蒙圈当中,心里怎么也想不明白。
  母亲念叨完,还让我磕头,为了让她安心我也只能照做了。
  烧完纸,回去的路上我还在思索这件事,思量着要不要去老王家去看看。细想这一路上,我这心里又七上八下的。
  我还记得当时车上下车的人,车上的司机还有另外一名乘客看着我的古怪眼神,难不成真的有鬼?
  想到这里,我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。二大爷那惨白的脸色,还有在车上跟我说谢小梅死的事情。当时我说这世上哪有鬼,他斩钉截铁说有。
  那岂不是说,他自己就是个鬼,所以他才那么肯定。
  不敢去想了,走到家门口,我也没心情吃饭,就跟小飞去了谢家。
  谢小梅的爸妈见到是我回来,又是触景生情伤感起来,眼泪止不住的流。我心里发酸,也禁不住掉眼泪。
  一周前还好端端有说有笑的人,现在却死了,真是世事无常。
  “鹏娃子,你能回来真的太好了,小梅自小就跟你关系好,你能来送她,她肯定很开心。”小梅的母亲说到这里又哭起来。
  我抿着嘴点头,来到灵堂,看着她的黑白照片,照片上她笑的那么开心,想到跟她一起长大的点点滴滴,好像就在昨天。
  我点了三支香三拜之后插在香炉里:“小梅,我回来看你了。”说到这里我就说不下去了,心里憋得特别难受。
  拿了一些冥纸在瓷盆里烧,烧尽的纸灰飘了起来,好像一道柱子一样。我迷了眼,揉眼睛的时候,恍惚间好像看到谢小梅就站在我的面前。
  她脸色惨白,好在在哭。
  “我好冤,好冤啊,大难临头,谁都逃不掉的。”
  我耳朵里不知道怎么突然响起这个声音,当我想要看清楚的时候,眼前哪里还有小梅的影子。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1 16:46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6】飘散的纸灰也都不见了,这屋子里边又没风的,纸灰怎么能飘起这么高。
  见到这个场景,小梅母亲哭的更伤心了,一个劲说我能回来送小梅,小梅很高兴。
  明天小梅就要送去火化了,看着棺材内躺着的小梅,我禁不住伤心:“叔叔阿姨,我能留下来一起守灵吗?”
  小梅父母很吃惊的看着我。
  “咱们是邻居,我跟小梅从小一起长大,后来又是同学,也想尽点心意,陪她最后一程。”我说的很诚恳。
  “谢谢,谢谢。”小梅父母一个劲的说谢谢。
  正说话这回,院外又有人来了,我朝外看去,发现都是熟人。
  王斌,刘天,朱小虎,周琳琳,张娜五个人神情哀伤的进来。
  这些人都是我们一起长大的伙伴,小学,初中也都在一个学校,是最好的朋友。他们听说我回来了,就赶过来见我。
  大家见面少不得又是一通哀伤,大家的眼睛都红红的,听说我要为小梅守灵,他们也都要留下来。
  小飞回家给我拿了一些吃的,几个人坐在一起聊着好多小时候的事情。
 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一晃就晚上十一点多了,来帮忙的人都走了,灵堂只剩下我们几个伙伴还有小梅的父母。
  “叔叔阿姨,这两天你们也都累了,这里我们来守,你们回去休息一下吧。明天还有好多事情需要你们忙,多少睡一会吧!”
  原本他们是不肯的,在我再三劝说下才进屋去休息了,灵堂就剩下我,王斌,刘天,朱小虎,周琳琳六个人。
  时间一点点过去,夜晚起了风,我们也变得有点昏昏沉沉的,大家都没人说话默默的坐着。
  再我昏昏欲睡的时候,突然一阵风从院子吹了进来,将屋子内的烛火一下子吹灭。我一个机灵的清醒过来,发现其他人好像都在打瞌睡了。
  看着漆黑的屋子,有点渗人。
  我拿起火柴想要点燃蜡烛,可火柴怎么也点不着。没办法我只好去搬了一个凳子,站在上边去看灯泡是否松动才不亮了。
  正在扭动灯泡,无意间瞄到棺材内,我吓得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。
  刚刚那一个瞬间,我好想感觉棺材内谢小梅的脸闪过一道绿光。
  我眨了眨眼睛再看,漆黑一片,什么都没有。

   


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2 09:15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7】难道是我眼花了不成,灯泡扭动之后也没有亮,我只好下来。
  下来之后,点燃了供桌上的蜡烛,房间内多少亮堂了一点。看着近在咫尺的棺材,心里泛起了嘀咕。
  这种感觉非常的荒谬,我在想的是,棺材里边谢小梅的尸体可能不见了。当我有这种想法的时候,心里心惊肉跳的,感觉到了阵阵寒意。
  心里在害怕,可我的脚却不由自主的朝着棺材移动,绕过了供桌之后我距离棺材不到半米,如果不是光想昏暗,我的身高完全可以俯瞰到棺材内部的场景。
  我在害怕,双腿不听使唤的在颤抖,抖的非常厉害。
  “我到底在害怕什么?”我不知道答案,只是颤抖着靠近棺材。
  “尸体呢,谢小梅的尸体呢?”我瞪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的看着空空的棺材,也顾不上害怕直接伸手进去摸。
  摸到的只有硬邦邦的棺材板而已,尸体不翼而飞了。
  “你在干什么?”背后突然响起朱小虎的询问声。
  “啊!”我本来就在害怕,而且正聚精会神呢,被突然冒出的声音吓得跳起来。
  朱小虎怪异的看着我,笑道:“你干什么,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。”
  我骂道:“你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。”
  见我表情不对劲,朱小虎皱眉:“到底怎么了?”
  我指着棺材内,没有说话,朱小虎更加疑惑了,顺着我的手看向棺材内,他的表情仿佛石化了一样。
  半响,朱小虎突然怪叫起来,身体连连的后退。
  


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2 11:40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8】其他人被他的叫声惊醒过来,全都奇怪的看着我跟他,几个人起身走过来询问到底怎么了。朱小虎也不说话,只是表情惊恐颤抖着手指着棺材。
  众人面面相觑,全都看向棺材内,这一看之下皆是大惊失色,两个女生更是捂着嘴巴尖叫起来。
  “小梅的尸体呢?”王斌问我,我摇头。
  这下大家脸色难看的不得了,明天就要出殡火化了,可是现在尸体竟然不见了。一具尸体凭空消失,这太诡异了,怎么能不让人感到害怕。
  小梅的父母给尖叫声吵醒了,来到灵堂询问到底怎么了,当他们看到空空如也的棺材,全都傻眼没反应。
  片刻之后,小梅的母亲哀嚎一声坐在地上嚎啕大哭。小梅的父亲看向我们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们不是一直都在这里吗?”
  我们这下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他们虽然打瞌睡了,我也昏昏沉沉的,但肯定没有睡着。而且我敢肯定的是绝对没人进来,至于当时我看到小梅站在我面前的那件事我并没有说出来。
  “当时房间突然灯灭烛火也灭了,我以为是灯泡坏掉了,就想要去看看。灯泡也没亮,我就将蜡烛点燃,之后就发现小梅的尸身不见了。”我如实说道。
  小梅的母亲哭的更大声了,一个劲说:“这是造了什么孽啊,怎么出现这种事情。”
  小梅的父亲也是一个劲摇头叹息,大家都没了办法。
  两口子都觉得家里出现这种事情是家门不幸,而且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。原本小梅的死就很离奇,现在尸体又突然消失不见,怎么想都觉得是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。
  可能是小梅母亲哭的太大声,惊动了左邻右舍,大家赶过来知道尸体不见,全都理论纷纷。
  我父亲在村里还是挺有话语权的,一直沉默不说话,小梅父亲哭丧着脸走到我父亲面前,询问道:“董哥,你说这可如何是好啊?”
  “老弟,我看这件事还是让村里的疯婆婆来看看吧!”我爸说道。
  疯婆婆我有印象,是个很奇怪的人,而且年岁很大了差不多得有八十岁了吧。我还记得小时候看到她,被她的样子吓到,而且她人看起来古古怪怪,经常说一些奇怪的话,我们一群小孩小时候都很怕她。
  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2 15:18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 【9】我父亲让小梅父亲去找疯婆婆干什么,我很好奇。
  而且,我明显感觉周围的气氛变得怪怪的,大家有种言语不出的不安。我想要问我父亲,可是又觉得现在这种场合有点不太合适。
  我,王斌,朱小虎,刘天,周琳琳,张娜几个人退到院子的角落,大家神情都不太好。
  “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,不会是闹鬼了吧?”王斌小声的说道。
  我皱眉看了他一眼:“别胡说,这个时候说这种话不好。”
  “我也知道,可是小梅的死本来就很奇怪,她大晚上去小孤山后山干什么,而且找到她尸体的地方就在小孤山与八棺山的路上。”
  八棺山,一个对于小河口村乃至周围几个村子都谈之色变的地方。从小没少听有关八棺山的传说,每一个都很离奇吓人。
  小时候,如果谁家小孩不听话,大人就说再不听话就把你丢到八棺山去,小孩保证不哭。这八棺山也算得上我们小时候的噩梦了,别说我们了,就连村子里边的大人都从来不去那里。
  “你说起这件事,我就纳闷了,小梅为什么要去那里?”我看着大家,我一直在镇上,他们却放假都在村子里,想来应该知道点什么的。
  结果大家全都摇头,对于这件事大家议论纷纷,可没人知道具体缘由。但说的最多的,就是小梅可能是被鬼引了去,结果丢了性命。
  要知道,八棺山那边半面山都是古时候的乱葬岗,参天大树下全都是一个个骨灰罐。
  “算了,大家也别猜测了,可现在尸体不见了可如何是好。”我有些焦急,人都死了结果还不得安生,尸体都丢了。
  人死都要入土为安,现在没尸体怎么入土,让小梅的父母怎么心里能过的去。到现在小梅的母亲还大哭不止,怎么劝都没用。




暂未入住品牌

3

主题

130

帖子

436

积分

UID
24789
注册时间
2018-10-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2 20:57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10】闹出这种事情,我们也不好继续留在这里,各自回家了。明天的出殡肯定是不行了,原本我还想说大家是不是该去找寻小梅的尸体,但大人们好像全都忽略了这个问题,没有一个人提起。
  回去躺在炕上我辗转反侧,脑海一直在想我站在椅子上的时候,看到小梅站在我面前的情形。什么时候睡着的我都不知道,只是做了一个很长很怪异的梦。
  梦里,我站在一片全都是雾的地方,周围什么都看不到,我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。我到处的走,可除了雾还是雾,依旧什么都看不到。
  我想要张口喊,却只能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来。
  没办法,我只能一个劲的走,仿佛感觉不到疲惫一样。走着走着,周围的雾气什么时候散去的都没有注意,当我发现的时候,发觉自己站在树林当中。
  好熟悉,这片树林我好想小时候来过。
  突然,我想起来这里是哪里了,这片树林是小孤山。正当我发呆的时候,我看到距离自己不远处站着一个人。
  看她的背影,竟然是谢小梅。她回头看了我一眼,露出古怪的笑容,然后就朝前走。
  “等等,小梅。”我能发出声音了,可小梅好像没听到我喊她一样继续朝前走,我只好追了上去。
  她明明走的很慢,可是我追了半天依旧跟她保持着之前的距离,怎么也追不上。我急了,因为再往前走可就是八棺山了啊。
  越是焦急,越是追赶不上,好在快进入八棺山的时候,她突然停住了,我这才松了一口气。那个时候,我好想忘记了谢小梅已经死了,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。
  谢小梅站住之后,缓缓的转过身看着我,那样子很凄惨,她在冲着我笑。我想要追上去,可是她脸上立马露出焦急的神情,冲着我一个劲的摆手,好像在说不要过去一样。
  我的身体突然不能动了,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。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